澳客彩票

時間:2017-05-04浏覽:1341設置

一直非常喜歡狄更斯那種有懸念、有戲劇性,又有幽默感,能使人感受到生活的紛繁和變化無窮的小說。

平民窟的街道好像永遠都看不到陽光,法律總是那麽殘酷,制度拖沓且對財産沒有任何保障。

在那個年代因著工業革命而起步,倫敦在極端的兩邊瘋狂的搖擺,表面上一片欣欣向榮,但私底下卻是藏汙納垢。整個倫敦的基調都是灰暗陰冷的。在這名利場的灰暗中熬過來的,想通了的人們,他們的心中一直存在著真愛,他們想要奉獻給世人一個美妙心靈的榜樣,一種堅持自我的力量,一個向著光明進發的純色希望。他們也一直被一種溫暖的微末支持著。

《小杜麗》中克萊曼夫人的秘密是整部故事的主線。克萊曼夫人看似是一個強勢、精明、無情,永遠把家族利益排在第一位的女人。剛開始的時候我無法理解她對獨子亞瑟的冷漠,不解她爲何喜歡孤獨地生活在一幢昏暗的危房裏成日與兩個詭異古怪的仆人鬥智鬥勇。她的故事一直深含隱情,一直溺水卻又死不掉的絕望,這種呼之欲出的情節奪人眼球。直到最後我才知道她是個獨自背負著罪孽的可憐女人。那種源于美好愛情的複仇,給人揪心的陰郁感;明明愛著丈夫和兒子卻又在精神上給予不斷的摧殘,用這樣痛苦的方式以求撫慰心靈的傷疤。克萊曼夫人直到去世都不斷地拒絕著來自外界的親近,拒絕著兒子亞瑟的關心。克萊曼夫人是狄更斯衷愛的典型類型,反觀《孤星血淚》中的郝薇香小姐也是都與她如出一轍。

故事的基調是不感到絕望的灰暗色。每當看著小杜麗披著藍色的鬥篷穿梭于泥濘的街道、棲身于黑暗的鬥室,仿佛隱隱看到了微弱而不服輸的花朵舒展于美麗的陽光之下。而從中,你會進一步地升騰起一種不占有也不被占有的真愛之感。這種真愛使她無怨地侍奉著陷入塵世迷幻的父親,使她包容地擁抱起墮入物質深淵的手足,也使她克制地等候著愛情的眷顧以及最終幸福的到來。穿著名利場的汙濁織進世人的新衣,舉手投足間也有了讓世人向往和嫉妒的財富,卻更多讓人懷念起那愛作機杼、情作織線的舊衣裝。人們因爲貪欲墜入深淵時,總是需要像艾米一樣堅韌存在的微末光芒引導真途。

同时也不能忽略泥泞街道里面居住的那些普通百姓.他们微小却又不可或缺,比如实则心地善良但为了生存而以自私来自卫的Fanny,Plornish一家,好人但因逝去的爱情与青春而变得古怪的Flora。 狄更斯最擅长描写的那些底层带着些许瑕疵,不完美甚至可笑的小人物。他们虽然各有缺陷,但正是那份朴素的爱与热心肠,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直接的联系和感情,才是温暖着主人公,温暖着读者,温暖着世界的力量。

    黑暗何其强大,微末的光芒和坚定的美德又令人温暖前行。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