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時間:2017-05-04浏覽:430設置

嘈雜的城市,擁擠的人群。忽然聽到廣播中在放周董的《晴天》。“故事的小黃花/從出生的那年就飄著/童年的蕩秋千/隨記憶一直晃到現在……”

于是一向思维散漫的 我就开始了似乎无休止的回忆……JAY的那张台湾演唱会专辑发行的时候,应该是我们初一那年。那年,撷秀园里的音乐老师还没有什么升学压力,上课随便给我们放点流行音乐。当然,她也乐得清闲。窗外一簇一簇茂盛的翠竹直直地往上钻,天空中的云朵又大又湿,我的中学生活就开始在这个美丽的地方,整整六年。如歌行板,行板如歌……

暮春時節的木香花總是在校訓牌上面的涼亭上肆意蔓延,就像我們在撷秀園裏拔節生長。宣傳欄裏優秀的學子照片和名單更換了一批又一批,但是似乎很少看到自己。藝術節塗抹的青春,體育節揮灑的汗水,都融在撷秀園水杉樹的沙沙林濤裏了。在撷秀的日子似乎很平凡,沒有大起大落,更沒有風生水起。只有我和我的死黨們在每個花開雪落的日子裏一驚一乍的小小的快樂。

沒心沒肺的生活持續到初三畢業,似乎在同學的離開和堅守中看出了人生的其他面目。離開的未必悲傷,留下的也不一定快樂。我知道,所以我更加珍惜。高中的辛勞讓當初中考沖刺複習都變得仁慈,每天下課後各科課代表在辦公室間來回穿梭,如同蜜蜂一般。剛從老師手下解放的黑板瞬間被當天的作業占領,密密麻麻。從高中開始騎車上學,喜歡在被繁重的功課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悠然地穿過徐州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甚至喜歡欣賞每個路人的表情。無論是平坦寬闊的城市主幹道,還是狹窄難覓的羊腸小路,都有它們自己獨特的味道,輕輕訴說著這座古城的曆史。

高考對于我算是個蒼涼的手勢,不過我依然感謝它給予我的成長。有些人曾經和我一起哭哭笑笑,有些人曾經和我一起瘋瘋傻傻,無論發生什麽,我們依然在一起。有些人有些事只出現在那個特定的年齡,一起走過的那些曾經,我感謝他們的存在,感謝他們爲我的六年中學生活書寫“完美”二字。

以時間爲經,記憶爲緯,我還有好多記憶。不過我不能也不會執著于那些曾經的曾經,因爲它們只屬于那些封存的過去。那些盛開在記憶裏的花朵因爲有時間的魔法才變得迷人,它們是酴釄,開在前生的彼岸。怒放,卻開到酴釄,只好問自己——能不能不慕春光,不染淒涼。在逝去的時光中一次次回味當初的種種,卻仿佛變了味道。不知道是爲了給現實一個呼應而編造了過去,還是時光荏苒,我們都有了全新的認識。無論如何,我懷戀那些時光,也懷戀過去的快樂。

徐州的春天注定是遲的。在今年料峭的春寒中,恍惚間又看到了自己騎車匆匆趕往學校的樣子,可是畢竟只是恍惚間。

撷秀的陽光在校門的薔薇叢裏流淌,

偶爾也會折射到教室大大的飄窗上。

窗下的書桌上堆積著考前的瘋狂,

紙筆的摩擦聲匆匆追趕著文字的每個偏旁。

縱然我們不能夠在最後的日子裏收獲最初的夢想,

可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都不會被彼此遺忘。

曾以爲成長的時光會很漫長,

漫長到怎樣努力也揮霍不光,

如今站在青春的尾巴上回望,

卻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告別了舊日時光。

    你好,旧日时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