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時間:2017-05-04浏覽:1617設置

在每個靜默的時刻,我總會很享受這種心如止水的感覺。那一瞬間陷入清淨的滋味,淡如清水,寒若冰雪。摒棄了一切的喧囂與冗雜,靜靜聆聽著心靈深處的那一片聖潔的和音,這樣就能讓心沈得很深很深。每到此時,陶淵明的那句詩“田園將蕪胡不歸”,總會在我的耳畔回響。此時此刻,仿佛有一種突如其來的光華透體而過,照徹身心。刹那間,清風朗月,如沐慈悲。

記得龍門清遠禅師說過:“世間人自迷,由來誰能知。”我們身處鬧市,向往耀眼,不免煩躁,因此往往有兩種趨向:一是輾轉塵寰,身心俱疲,被绮麗流光迷了眼,終堪不破這繁華幻境;二是踏刃而舞,跳脫塵寰,在靜谧中沈澱浮華,讓靈魂變得純淨、肅然和曠世。不如歸去,尋一片靜谧。如果能讓自己聽從心靈的選擇,我們就會離生活的本質更近些。

自古以來,一切聖哲都主張一種簡樸的生活方式,保持精神上的自由。古羅馬哲學家塞涅卡說得好:“自由人以茅屋爲居室,奴隸才在大理石和黃金下棲身。”的確,一個熱愛精神事物的人必定是淡于物質奢華的,而一個人如果安于簡樸的生活,必定能夠淡泊名利,讓心靈有所歸依。其實,濃墨重彩是一輩子,雲淡風輕也是一輩子。選擇了後者,等于選擇了物質上的清瘦,心靈的豐衣足食。人,只有從物欲的泥淖中掙脫出來,才能保持尊嚴,獲得自由,向生命邁進。

隔著遙遠的時空,透過曆史的塵煙紗缦,我依然可以感受到一顆堅強的心在跳動,他那不流于世俗的不羁靈魂始終在天地之間遊蕩。在那個黑暗的時代,容不下陶淵明這一铮铮的魏晉風骨。不論現實多麽紛繁,他始終孤獨而卓然地泅渡生命。撷一朵秋菊東籬之下,怡心香氣看山氣日夕;荷一把鋤頭狹道之間,怡然自得時任溪露沾衣。歸園的隱士數見不鮮,而能在人境結廬而不覺車馬喧的卻難覓第二人。而“不爲五鬥米折腰”,也成了中國士大夫精神世界的一座堡壘。青山綠水的靈秀,舍前寒菊的芬芳,是他自由精神的寄托,更是他滋養靈魂、浸潤思想的不竭源泉。曆經滄桑後一刹那的明澈與超脫,讓他聽從了心靈的召喚。他拒絕在世俗的泥濘中戴著鐐铐跳舞,最終尋覓到了靈魂的棲息地,讓心靈有所歸依。

讓我們把目光投向曆史,那些不甘于跌進世俗塵埃的不羁靈魂,始終執著地尋求著心靈的家園。那些自由而快樂的心靈,遠離了世俗的羁絆,站在一個孤寂的陣營裏,成爲人世間彌足珍貴的另類,風雨過處,仰天長嘯。梭羅來到瓦爾登湖,覓一方心靈淨土,遠離塵世的喧囂。在柔美的月光下恣意地暢想,在茂密的森林裏盡情地暢遊,任由內心活躍的清泉自由舒緩地流動,不染浮塵;梵·高的腳步始終踩在世俗的泥濘裏,他的靈魂則遺世而獨立。終其一生,他都以一個失敗者的角色行走于庸碌的世界,但執著于自己藝術追求的他,從未放棄尋求心靈的棲息之地。雖然太陽用金黃的刀子讓他在光明中不停地劇痛,但往往在心極度冰冷之時觸碰到的一縷陽光,就足以溫熱了整個生命;史鐵生在地壇靜靜地思索,期待古園的那一抹甯靜能夠沈澱自己的悲苦。當輪椅成爲他余生的腳步時,他用手中的筆在文壇畫出一輪圓月,並用文字告訴我們:只要心不荒蕪,荊棘裏也會開出奪目的花……他們那純潔而高貴的靈魂遊蕩于天地之間,把生命高舉在世俗之上,這是需要靈明的智慧和極大勇氣的。

在我們煩憂之時,面對世俗的羁絆,難免心緒不甯。試問紅塵之中,有幾人能心無挂礙?在塵世中奔走追逐著的我們,從容入世不易,清淡出塵更難。在波濤中掙紮久了,在激流中跌宕多了,難免會心力交瘁。雖然,我們在某些時候不得不向世俗妥協,但是,我們更應該讓自己成爲生命的自持者。一面是雕欄玉砌,紙醉金迷,一面是黃蘆苦竹,靜聽風雨;一面是浮生若夢,一面是祥和自由;一面是沈溺享受,一面是心靈苦守。漂泊在塵世中的心總是會累的,面對靈魂的拷問,我們究竟何去何從?尋一片靜谧,不如歸去吧,我們的生命終究歸于平淡。這樣的淡,淡在榮辱和名利之外,卻淡在骨氣之內。與其從俗浮沈,與時俯仰,在苦海裏掙紮翻騰,不能出離,不如掙脫欲望的枷鎖,讓靈魂從渾濁走向清澈。

真正的甯靜,或者回歸,其實並不是尋找一處地理意義的桃源,而是尋找一處靈魂意義的桃源。它藏在你心裏,由你構建。由你構建的真正桃源,那是靈魂的桃源。正如彌爾頓所說:“心靈是自我作主的地方。在心靈中,天堂可以變成地獄,地獄可以變成天堂。”其實,尋找一處桃源,也就是尋找你的內心。讓自己的內心化做一汪清水,緩緩地流淌,默默地滋養。而內心似淨化過的明澈,自有一種生命的空靈和成熟的充實。尋一片靜谧,不如歸去吧。在寂靜中穿越泥濘,穿越肮髒,流向人性至純處。

    不如归去,让我们寻一片静谧,远离尘嚣,回归最原始的情愫。人生,当任由清澈的溪水漫过脚踝。心凝形释,观心看静。我心自由,生命从容。人淡如菊,心清如水。雁归,水潺,心尚足矣。

 

返回原圖
/